是谢柳不是蟹柳

...

吴邪笔记(一)

  前提:写这篇文的时候觉得挺幸福的,能够站在旁观的角度观察他们。我喜欢这对cp已经两三年了,最开始的时候热情最大,中间也曾经消沉过。不过如今我还能看见每位太太写下这对cp的时候就感觉很幸福。一开始大家都在口口相传瓶邪cp,我因为好奇更加上我父亲也曾看过《盗墓笔记》,于是就去买了全本,然后就一去不复返喜欢上了。

  如今这几本书还放在我的书架子上静静地等待着我再次翻开它们,我记性不大好已经很久没看过了,所以原著上内容可能有bug,随便看看就好啦。

  

我曾经苦苦等了一个人十年。

 

  任谁说都不相信有个人能为了兄弟停留十年,可偏偏我做到了,那是因为我根本没把他当做兄弟。他把我当成兄弟没我不知道,不过我就是喜欢他。我没有那么高尚,也不认为自己有多卑微。我是个信仰柏拉图式爱情的人,甘愿默默为他奉献。

 

  放屁。

 

  要不是他留下不明不白的话我能拉上胖子他们一路披靳斩棘拉他出来?我只是想听完他没说完的话,我有强迫症不行吗?曾经还有人跟我说张起灵他长寿,明里暗里暗示我老了他还年轻着。我死了他还活着,我们俩在要经受巨大的痛苦,尤其是张起灵。

 

  我记得我当时回答的是:“等他出来我们一起商量。”然后我忽然领悟到,这丫不是咒我短命鬼嘛!他怎么这么肯定我活不久?万一我也长命百岁呢!我醒悟了,然后把他揍了一顿爽快地走了。

 

  现在他出来了,我和胖子亲自接的。(怎么感觉写的有点像接生?)我算是明白了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这个,第一句就跟我说我老了,不知道我正忌讳着这个吗?我忍住了一拳打在他那张不自知的俊帅(忽然有点害羞)的脸,把自己的袖子拉下来背着包就往山下走。

 

  胖子出来调剂了一下,气氛才算活跃了点。我一边跟胖子说着废话一边看着张起灵沉默地走着,内心忽然有点失落。怎么感觉他没变?我叹了口气又暗戳戳地想到了那人说的话语,心中的忧愁更大了几分。

 

  “吴邪。”

 

  “啊?”我是没料到张起灵还会叫我名字。

 

  “看了吗?”

 

  “你说纸条?看了啊,咋了。”

 

  “……你带了吗?”

 

  我当时还闹不明白忽然说这个干什么,就从自己口袋里拿出一张纸条递给他。他似乎诧异了一下纸条的完好,但很快将纸条翻转过来让我看。这纸条上的字我都快会背了,看着他那张认真的脸我也不好意思说出来,只能又看了一遍:

 

  吴邪,当你看到这张字条的时候我已经出发了,我永远记得那天你说的话。黑瞎子虽然邪气,可作为你的师傅也是绰绰有余的,你可以跟他学一学功夫。危险的事情就少做,我会如期归来的,放心吧,我这个人从来都不说谎话的。回来的时候我会跟你说一些关于 爱的事情。一些很老套的事情,我希望你可以懂,也希望你可以明白我的心意。我知道的你一定会等我回来的。

 

 

  我反复读了好几遍心想张起灵怎么可能会那么煽情,我都以为这张纸条是假的了。还有也好奇过为啥什么几个字下面有点,突然不经意的一瞥我愣住了,关键是我还傻傻地读出来了:“吴邪我爱你?”我抬头看向张起灵,那张素白的脸忽然带了丝丝红晕。

 

  我懵了,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个闷油瓶是不是假的,什么时候学会这种表白方式了?胖子闻言凑过来,看了一眼纸条说:“诶小哥,我之前教你的好用不?”张起灵点了点头,指了指我。

 

  胖子嘿嘿一笑:“天真,我说,这招还是我教小哥的。别藏着掩着了,早就知道你们俩那小心思了。整天眉来眼去的还当我胖爷看不见,啧啧啧你都不知道,都是因为你们俩我才这么胖的。”

 

  之后我们就稀里糊涂地在一起了。

 

  不过我还是挺开心,其实这十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中间也曾有过痛苦欢乐。但当一切都回来的时候就会发现原来这么美好,最重要的是我不用再站在他的背后,而是可以和他并肩作战甚至可以保护他。

 

  如果问我后不后悔,那当然是不后悔。

 

  这辈子的兄弟做够了,那就当我情人吧。

 

                                                          2017.8.17

                                                           吴邪

 

 

ps.我写这个的时候小哥一直在我身边看着,胖子还嚷嚷着要把他写的帅一点。废话真的是太多,中间的括号我是被迫加上的,真的!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