诶谢柳

吃的cp又冷又杂,文笔欠佳,ooc必然。

只是个渣渣。

不撕逼,文明低调做人。

2017.6.26 开始写cp文。

[脑洞]我心悦你。

  你好,在下易归去。

  真是个奇怪的名字呢,在下新月。

 
  又见面了。

  是的,近来可好?

 
  你知道吗,我为了他付出了那么多,却换不来他一点儿留恋。

  别喝了,我懂的。

 
  我喜欢你,新月!

  我也是。

 
  此去不用为我担心,守好家,等我回来。

  ……好,新月我等你回来。

 
  那边的日子是怎么样的呢。

  挺好,就是没有你。

 
  我这里的腊梅开了,你呢。

  ……我这里没有腊梅。

  我生病了,新月。

  照顾好自己。

 
  我爱你,新月。

  我也是。

 
  我归去了。

  ……我爱你,易归去。

 

  我只是想当面对你说……我爱你啊。

  










  ps想讲的都在里面了,以后可能会写一个详细版的。最近沉迷傻白甜无法自拔……还一直徘徊着一个老梗超级想写,不过大概要等到暑假了,毕竟初三狗。

   pss占tag抱歉。

   psss感谢阅读,调整了一下版面。
 

随便写写-1(不一定会填的坑)


  她是个小透明。
  从来都没有变过。
                        ――谁
  “你这不够稳啊,简直就是小学生作文啊这,不行不行。”

  “哪里不行?”

  “管那么多干嘛,重写就是重写。”

  她失望地将页面关闭,面对着电脑壁纸里鸣人潇洒的背影发呆。呆了约莫十几分钟,又重新打开QQ,翻阅列表,双击了一个头像。
  那个头像是灰色的,但一打开就加载出前几天的信息,全是她发的。她沉着地往上一点点地翻着,不缓不急。最终,她指尖一顿,停留在他发的信息上。

  老王同志早啊哈哈哈哈哈哈

  老王同志笑了笑,眼泪却止不住地跌落,心痛如同刀割,但她抑制住了。家里还有人在,不能哭出声。老王吸了吸鼻子,用袖子抹了抹脸。努力回想着以前自己看的一些心灵鸡汤,试图平复自己。

  待到自己心情镇定下来,老王瞅了瞅滴滴响的QQ,文学社的图标拼命地闪烁着,很是招人。老王明知道她们在讨论些什么却还是忍不住,手贱地点开了,刚刚说过她文不行的前辈正在她所处的文学社大肆宣扬老王的文章有多烂,人品有多不好。

  哦,又是老一套。

  老王懒得理了直接关了电脑。她伸了个懒腰站起来,脸看起来无精打采地耷拉着一副颓废的样子,眼神有些堕落,眼睛红溜溜的俨然已经几天没有闭眼了。

  算了,睡一觉吧。老王在心里想着,走向床铺一下子瘫进去,闭上眼睡了。
 
  阳光一点一点从窗户上转移,最终代替的,是黑暗。










  占tag抱歉。

许未并不虚伪(也许会有续集,望天。)

  许未,一个刚刚从名牌学校毕业同时刚刚找到一份好工作的人。平时没事在某国内最大同性交往网站上投个稿或者看见喜欢的视频了收藏投币。也算是小有名气,微博上也加了不少粉丝。

  可他这个性格,实在是不怎么讨喜。自己认为对的,全天下都要觉得非常有道理。别人要是反驳他,他就会特别生气。如果争论过后许未发现别人才是对的,虽然他也会哼唧唧地改正,但是私底下却好一段时间不会理你。当然这可不是什么傲娇,也就导致他的粉丝粉似黑。

  当然最重要的就是他这个人三分钟热度,对待别人也是忽冷忽热。不用猜了,没错,他就是一个天蝎男,也只有这个星座能配的上他这个无比让人纠结的性格了。

好了,介绍完了这个典型欠操的家伙,我们也该介绍介绍传说中的总攻大人了。

  楚天亦,一个没上过大学却拥有着比许未都好的工作――跨国公司总经理。咱们也不能羡慕他,谁让人家有个好爸爸?再说,就算人家有个好爸爸,人家的努力也是不可忽视的。毕竟公司之前也只是在国内独占鳌头。能在外国再占一份也很是厉害了,更何况楚天亦之前还辛辛苦苦地修行过。

  为什么楚天亦也会去x站上插一脚?

  这个许未就要感谢陈烨了,之前陈烨告诉楚天亦说我怎么感觉你gaygay的。

  楚天亦说我本来就是gay呀。

  那像你这种有钱人怎么没有找个可爱的小男朋友呀。陈烨问。

  楚天亦被可爱这两个字恶心到了,说我找的是真爱可不是外面的那些什么妖艳贱货。我喜欢的是清纯毫不做作类型的。得人妻。

  陈烨也被恶心到了,本来还想给他推荐几个好货色,得。于是说我告诉你哪里有这么好的人。

  楚天亦也就是说着玩玩,哪知道陈烨当真?他也不好伤了自己发小的面子,接着问什么。

  x站。

  哦。

  然后,某天总裁没事了。然后就点开了,一瞧诶还不错。于是就跟许未一样,没事弹弹钢琴唱个小曲儿,收获了一大批粉丝。跟许未不同的是,因为高冷从不说话的楚天亦显然更让少女少男们喜欢。

  虽然许未是楚天亦的粉丝,但是,你打死他他也不会承认的。

  因为,他是许未。

  所以,他很虚伪。

晚上的公园

  据说晚上的公园才是最好玩的地方。

  当时听说的时候我的内心非常不屑,只是把它当成一个笑话来看。

  你要懂的,这种事情就好像是静雄娶了临也,蹲哥娶了宗像一样的不可靠。虽然我经常脑补他们在一起和睦相处恩恩爱爱……不行画面太美我不敢看了。

  但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我来到了公园,在晚上。

  巨大的树光秃秃地直插入地面,树林也是扭曲地站着,体表上都覆着漆黑的颜色。让人看了忍不住瑟瑟发抖,倒还真的有点恐怖的样子。

  公园里还有许多的人,可不是些什么跳广场舞的大妈。都是些年轻人漫步在公园里,想进去树林里面一探究竟。

  “树林要是长好了的话,肯定很恐怖。”

  我也没有心情管这么多,朝着商铺哪里走去。

  那里有个鬼屋,听朋友说的。我也就去那里看看。

  我到那里的时候已经有人在玩了,是个不大年轻的小伙子,看样子可能二十多了。一次鬼屋只能进一个人,我和另一个可能比我大上几岁的男生在一旁看着他玩。

  很快变到了很惊悚的地方,当他一打开门,一下子有一只鬼向他扑了过去。是个女鬼,面部较为丑陋,尖叫声绝对能把死人给叫起来,把活人叫死了。

  那男子略微一闪身,那只女鬼便倒在地上,很快消失不见。

  “嗞……”

  我眼前一黑,心里最后想的是老子的本子还没有藏起来呢不会就这样死了吧!

  果然,我死了。

  不过还好,有两个人陪我。

  “死了?”少年说道,一边在一个人眼前挥了挥。

  “看样子是。”大叔说道。

  “可啪!”

  “算了,我先回家一趟好了。”

  “好啊,加上我。”

  “那我也会去吧!”

  少年看了看我,朝我笑了笑,然后一蹬就走了。

  我心里还挺荡漾。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心里莫名一种爽感。

  “恩~”

-----------------------------------------------------------

  “大早上恩什么?”

  “……”妈蛋原来是个梦么!

  “我觉得可能不是个梦。”







这个文章其实是我做梦梦到的,毕竟我的梦很多都是很奇怪的- -就把它当做一个神奇的故事看就好了- -至于里面的深意,还是希望能看懂就看懂吧- -以后可能会作为一个系列吧,虽然可能不会有人看- -


没关系!我自己就留作一个回忆好了!


至于那个什么恐怖是我最近一直在看c菌的恐怖游戏做出来的梦【可能】还有那个少年也是我最近看到的【可能】至于那个大叔不要问我- -为什么是二十多岁的大叔可能是受到我大本命的影响hhh


尊礼和静临那个梗真的是我一时想出来的真的!相信我是爱到深处自然黑真的!我真的不是黑粉23333

sufemg 1 实话告诉你我可不是什么好人


  今天是我入门一百一十一周年,这个数字明显反映了已经两百多岁的我依旧是孤身一人。一个没有人要的的大龄剩男,但是我的大约一万多岁的师傅告诉我我还小,还有的是机会。

  当时什么也不懂的我一脸感激涕零地谢了又谢师傅给了我一碗纯正的心灵鸡汤,但是现在我已经懂了,那是同一种人的没有人要的落寞的心情。也就是俗称的同是天涯沦落人,男人何必为难男人……

  扯的好像有点远啊,好了,师傅正喊我要我去买药材。那么我就一边去一边讲一讲我们的这个世界好了。

  这是一个可以说是修仙的世界,也可以说是一个另类的明争暗斗的家族争霸文。当然我也只是一个小白,那些老妖怪可不是区区我这么一个在他们看来还是幼童的可以相互拟比的。而我和师傅的处境倒是有些尴尬没钱又没有权利,只能在桃山这个举世闻名的门派的一个小小的地方勉强窝着。不过我到现在还不知道我的师傅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角色,这也让我苦恼了许久,不过后来就放弃琢磨了,因为我觉得我们实在是太平凡了。

  走到了店里,把师傅要买的按照名单说了出来。店家态度倒也不错,不是那些欺软怕硬的人。动作也挺迅速,不过几分钟就那全了一切我要的东西。

  “五颗。”店家拨了拨算盘。

  请允许我收回刚才的话。这根本就不是人要的价钱好么!好吧,他本来就不是人。略微无奈地翻了翻自己的口袋,这个月的钱就剩下这么多了。但是 不买也没有办法,硬是吞下了不甘心这口气,把钱交了出去。

  “欢迎下次光临。”

  我宁愿再也不来了!还下次光临。我略微愤恨但也是没有办法,忽觉额头一热,我连忙架起了祥云飞过去。这是师傅有事着急叫我,要不然不会用这个法术。

  啊,那就下次再告诉你们一些好玩的事情吧。

  对了,我叫做正文,我的师傅尊称左林夕。而且,我们可不是什么好人。因为,整个桃山都不是什么好人的。

                         ————tbc————

【嘛嘛,很久之前的脑洞但是写了很多次自己都不怎么满意。这次不知道怎么开窍了所以就一时脑热就写了。写的不怎么好也请见谅,毕竟也是不怎么会写故事的人。但是这个故事真的很想写了因为构思了好久,也是我的回忆。还有我用的手机太麻烦了,这个手机是以前的手机了,键盘很小,老是摁到其它其他键然后还要删删减减烦死了,我是耐着性子才打的。不过现在我打不下去了,嘛嘛下次等到什么时候我的手机被我妈还回来再继续写吧。】

《感谢您愿意看我的啰嗦٩( 'ω' )و 》